柴琪

【泉真/凛绪】濑名老师教你如何炒cp 09-10

感觉故事的发展越来越奇怪了……


09

 

游木真很快便找到了月永雷欧的电话,正打算把手机还给朱樱司,恰好看到这位可爱的后辈正蹲在地上揪着花瓣。

 

“打电话,不打电话,打电话,不打电话……”

 

某种程度上,knights 还真的聚集了一群怪人。游木真默默地想,拿着手机绕到朱樱司身后。

 

“朱樱君,你这样是绝对不会受到女孩子的欢迎的。”

 

朱樱司一惊,像一只犯了错误的小猫,红着脸低着头。一个劲儿道歉

 

“对不起!我以后不会这么做了!身为偶像,应该努力成为粉丝们的楷模,不可以迷信……”

 

“所以说,用这个,奇数打电话,偶数不打电话,揪完花瓣还要打扫,多不方便。”游木真不知道从哪里翻出一个色子。

 

“真!”衣更真绪突然感到自己没有任何嘲笑knights的立场,他一把夺过游木真手中的手机,想也不想就拨了过去,塞到朱樱司手里。动作流畅,一气呵成。

 

“衣更学长!请不要这么粗俗……啊啊啊拨过去……您,您好!请问是leader吗?”

 

“我是knights一年级的朱樱司……”

 

“额……我不是宇宙人……”

 

“我也不是朔间学长……”

 

“我没有变声……”

 

“都说了我没在梦游!”

 

挂掉电话的朱樱司一声不吭地脱掉鞋子爬上床,抱住膝盖默默地坐在床上,独自消沉。“就连leader也是不正常的”这个打击来的太突然,他怀疑自己刚刚打了一通假电话。

 

“他真的没事吗?”游木真凑到衣更真绪旁边“要不我们再去问问鸣上君?”

 

“首先得把咱自己家的事情管好,”衣更真绪拍了拍游木真的肩膀“你看,凑热闹的管一个倒一个,况且被鸣上君拖着在学生会门口闹事,昴流和北斗肯定跑不了……”

 

话音未落,衣更真绪的手机很应景地响了起来。

 

“莲巳学长发来的……”他叹了口气“完蛋了,真没跑成。还被门老师逮到了……我这就去把他们领回来。”

 

“明明跟trickstar没什么关系,”想想trickstar虽然整天嚷嚷着革命革命的,但因为违纪被逮到还是第一次……冰鹰君会是什么表情……游木真不禁打了个冷战。

 

“司,清醒清醒,放学了。啊糟糕,是晕过去了?保持这个姿势…真的不会坐麻吗?”

 

“真,你能在这里陪一会儿司和凛月吗?”衣更真绪小心翼翼地给朱樱司换了个姿势,放倒在床上,快速地收拾好东西“我得去处理一些事情,可能要晚一点过来。”

 

“没关系没关系,你去忙吧~”游木真摆了摆手,表示不必担心。

 

虽然总是和明星昴流说一些乱七八糟的相声,但是在照顾人这点,真的比昴流要强很多。这么想着,衣更真绪放心地离开医务室,向学生会跑去。

 

“好了,既然衣更君已经走了……”游木真扶了扶眼镜,露出一丝有些诡异的微笑,“那么……审问开始~”

 

 

10

 

游木真贴心地为朱樱司盖好被子,后辈满意地翻了个身,似乎睡得更香了。

 

但被拽走被子的朔间凛月就没这么舒服了。

 

“小真,不要抢走我的被子……”他迷迷糊糊地嘟哝着,精准地抱住坐在床边的身体。

 

“这个手感……”朔间凛月仔细地摸了摸,还是感觉不对,他有些疑惑地睁开眼睛。

 

“哟,朔间君,早上好~”笑眯眯地低头看着自己的,正是“官方团内cp绪真”的主角之一,只可惜不是他想见的那位。

 

“什么啊,小真呢?”

 

“真冷淡啊,我们队的冰鹰君和明星君闯祸了,衣更君正在学生会开家长会~说起来,这还是被你们队的鸣上君连累的~所以,朔间君,态度好一点嘛~”

 

“好像和平时的游木君不太一样……你是和阿鸣互换了身体?也就是说,这是阿鸣?”朔间凛月警惕地问。

 

“现实生活中怎么可能会出现这种事情啊,同人文什么的,真的不该看太多。”游木真推了推眼镜,单薄的镜片下漂亮的绿色瞳孔中满是求知欲“是吧,司机先生。”

 

“司机先生?”朔间凛月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,仿佛一直捂得严严实实的宝藏被人发现了,目击者正一脸笑容地向自己讨要封口费。

 

“难道朔间同学不知道昨天论坛上那辆威震四方的高速车吗?还在想这位大胆的太太究竟是谁……结果今天就看到了这个,”游木真拿起桌上的手机,上面显示的是一封还未来得及查看的邮件"‘亲爱的毛的呆毛……’莫非,搞个这么大事情的,就是我们的朔间同学?“

 

“这、大概是发错了吧。”朔间凛月内心有些波动,但表面还是强装镇定。

 

“嗯~?这样啊,可一般来说,这种邮件是由系统发送的,根本不可能出错的。”

 

“……”

 

“当然,这部手机也可能不是你的~可是青梅竹马衣更君的判断是应该不会出错的吧……要不把它拿到放送委员会交给仁兔学长好好确认一下?还是说,再让衣更君好好辨认一下?毕竟我们都很好奇呆毛太太的真面目~”眼前的放送委员会成员伶牙俐齿,和三年级的仁兔前辈截然不同。简言之……非常不好对付。

 

这个人,认真起来还真是个恶魔啊。朔间凛月欲哭无泪,阿濑口中的天使什么的,全是骗人的。

 

等等,刚刚好像听到了意见不得了的事情。

 

“你是说小真也看到了那幅画?”

 

“嗯”游木真点点头“就在帖子被删的前几秒”

 

“惨了惨了”朔间凛月一声长叹“我还是弃号吧……”

 

“为什么要弃号?”游木真看上去似乎很是困惑“衣更君虽然知道这幅画,但还不知道这件事哦?”

 

“诶!!?你没告诉他!”以团爱著称的trickstar成员之间原来也会相互隐瞒吗?

 

“告诉衣更君就没有粮吃了啊?”游木真一脸的理所当然

 

“哈?”这故事的走向也太诡异了,朔间凛月这回敢肯定自己是没睡醒。

 

“说实话,虽然这几幅画有点,咳,辣眼镜。但子博里的文倒是十分清水,而且也是我喜欢的风格,好端端的为什么偏要开车呢……”

 

虽然不太可能,尽管百分之八十是自己没睡醒,朔间凛月还是小心翼翼地开口问道

 

“游木君,不会是站凛绪的吧?”

 

tbc


我说过的,凛月老司机不会轻易地狗带。

 

 

 



评论(27)

热度(148)

© 柴琪 | Powered by LOFTER